商代的王位承继与婚姻制度,殷商民族及殷王世

作者:世界历史

在历史进程中,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马克思 一、问题的提出 中国历史上,很多朝代的王位继承都以“父死子继”为最高原则,当然,在特定情况下也会采取“兄终弟及”死后无子时,或由其弟继位,或在侄辈中找寻新王)以为补充。比如,宋太祖赵匡胤临终时,四境尚未统一,其子(即评书中频繁出现的八王赵德芳)年幼,故在皇太后的安排下,由其弟光义继位,是为太宗。[1]又如清代同治帝无子,由慈禧太后做主,由其堂弟继位,年号光绪。[2]但若据此断言中国历史早期的王朝,比如商代,其王位继承也是如此这般,则未免有失当之嫌。事实上,长久以来,商代王位继承的法则一直是个难解的问题。《史记·殷本纪》说,商王之继统,或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史记·宋世家》也说:“父死子继,兄死弟及,天下通义也。”《鲁世家》亦说:“一继一及,鲁之常也。”于是有的法制史教科书也就跟着说商代王位的继承曾实行过“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或“叔侄相传”的制度,但同时它又引《史记·殷本纪》所载“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小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认为商代实行嫡长子继承王位制。[3]然而,若按王国维先生的说法,立子立嫡之制始自周代,殷以前并无嫡庶之制。[4]再有,“父死子继”与“兄终弟及”这两个继承原则是不可能同时适用的。而且商王世系[5]又证明二者并非作规则性的交替,何时为子继,何时为弟及,旧有的史籍始终没有说明。王国维先生主张“商之继统法,以弟及为主而以子继辅之,无弟然后传子。”[6]李宗侗从其说。[7]而陈梦家则持否定观点,认为“商代传统法并没有一种固定的传弟传子法,凡弟或子所以及王位必另有其法规,可惜我们无法推知。”[8]近来也有法制史教材认为商代前期实行兄终弟及,后期则实行父死子继,[9]但并没有给出前后两期的分界点以及支持其观点的依据。那么,商代的王位继承是依据何种原则进行的,或者说上面提到的几个原则在商代的王位继承过程中究竟呈现何种关系,实在是一个非常有趣而值得探究的问题。二、庙号、族内天干群划分、父方的交表婚配与舅甥关系:张光直先生著述解读[10] 西汶艺术网1.商王的庙号与名字张光直先生在他的几篇文字中,一直努力寻找或者说打造着解答上述疑问的钥匙。[11]在《商王庙号新考》一文中,他首先将考察的目光集中于对于商王世系具有重要意义的商王庙号上:“商王自上甲微以后,都以十干为谥;在殷王祭祖的祀典上,以各王之谥干定其祭日:祭名甲者用甲日,祭名乙者用乙日。”[12]按照《史记·殷本纪》所载的世系年表,除帝喾[13]到振一段商王不以十干为名,“自上甲微至帝辛止,三十七王,无不以十干为名。帝辛子武庚,亦不例外”。[14]在此基础上,他援引学界通说,指出商王以十干为名乃死后而非生前,并列举了天乙名履,帝辛名受的例子,以强调商王名字与庙号的区别。[15] 2.有关庙号的假说的提出 西汶艺术网[ 先王妣以十干为名是商人借用在日常生活中占重要地位的天干对祖庙或主庙分类的制度;王及其配偶死后归于何主,或其主归于何庙,有一定规律; 商代庙号的分类亦即王妣的分类;商王王室的亲属、婚姻制度及王妣生前在此制度中的地位构成上述分类的原则; 从庙号上所见的商王室的亲属婚姻制度与王位的继承法及政治势力的消沉有密切关系。[19] 3.商王间的“父子”关系解析 张先生着重分析了第三个假说。他首先搜寻了相关的事实证据:商代王位的继承是由父传子或由兄传弟的,即男系的继承法;商王都是子姓,共溯其来源于同一个神话中的始祖;天下土地与财富在理论上都为王所有,亦在子姓内沿男系继承,即子姓为一财产所有的共同体。基于以上三点,他认定商王室的子姓合乎现代社会学及民族学上所说的“氏族”(clan,sib,gens)的条件。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假设,即先后继承商王王位的子姓男子之间虽然有父子、兄弟之称,但可能与我们今天的理解不同:“殷王世系中的父子全不是亲的父子;子,在实际的血缘关系上,全是甥,亦即姊妹之子”[20]——这就有点像京剧《红灯记》中李奶奶所云“爹不是你的亲爹,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与此相应,子姓氏族也就未必是一个外婚的单位,[21]而很可能在内部施行父方的交表婚配(每隔一世行父方的交表婚配,patrilateralcross-cousinmarriage)。[22] 页码1 2 3 4 5 6 7 <


时间:2010-11-16 23:57:44 来源:不详

四、殷代的世系

甲、乙、丙、丁……为日,子,丑,演,卯……为辰,日为斡,辰为枝,见日之时为日,见星之时为辰,合斡枝以纪日如甲子、乙丑,即一日一夜为一天,干支就是斡枝省写。殷人以日为名,有大甲、祖乙、外丙、武丁诸称。实际上只有以干为名,而没有用支的。《白虎通》云殷人以生日为名。《古史考》云夏殷之礼“死称庙主,皆以帝名配之”。我认为生日为名可靠些。例如,受辛死于甲子日史有明文,他不以甲为名,就说明受辛称辛是不以死日为名的。同时,要是以死日为名,岂不是在人死以前的几十年时没有人称他这个名字?死后哪个又晓得这就是他呢?这不合于命名的意义。以生日为名,就完全免除了这种不合事理的情况之产生。

干只有十个,因此加以大、小、文、武、帝、祖等以示区别。这种加的字,一般不是原来就有的,而是后来尊称的。甲骨文称父某、兄某,只是相对的不固定的称谓,称祖甲、祖丁……也是如此,所不同的就是祖以上皆可以称祖,不必即为子之子的孙辈的称谓。所以,我们了解的《殷本纪》的完整世系,都应该是殷商后期造成的分别名称,而不是原来的状况。由于名的产生和祭祀的隆重,我们推测殷人也可能产生讳名的习俗。少数民族中,傣族也有这种风俗。他们生子之后,即以子名为名,如称某某之父,周代称这样的名为字,如某某甫,甫就是父。

关于殷代世系的记载,见于《史记》的《殷本纪》和《三代世表》、《汉书》的《古今人表》、《世本》、《竹书纪年》和甲骨文等等,这里,我们根据《殷本纪》来加以研究。《殷本纪》排列的次序是这样的。这个完整的世系,是不太可靠的,特别是成汤以前,更是如此。例如:振,《天问》作该,《世本》作核,《人表》作垓,而甲骨文作亥。微,《国语》作上甲微,甲骨文作上甲。报乙、报丁、报丙,甲骨文作?、?、?、?古方字,读与报同。主壬、主癸,甲骨文作示壬,示癸,主也是示字之讹。而且,《殷本纪》所列世系,与甲骨文世系次序也有出入(前者报丁在前,后者报丁在报丙后)。可能这些都是后世追述而有讹误。现在研究起来,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存而不论,汤以后,建立了统一王朝和奴隶主的国家,子孙对于世系的保存较确,所以甲骨文与《殷本纪》基本上是相同的,但是甲骨文只记直系,而《殷本纪》却注明了兄终弟及的情况。成汤以后,研究起来相对的说是容易一些的。汤,《殷本纪》称为天惭,卜辞作大乙或作唐,甲骨文的天字与大字是不分的。所以《多士》的天邑商,卜辞作大邑商。唐即汤,晋公?唐字从易,《说文》唐古文作啺,也从易。唐汤古同属阳部字,故得相通。从世系看得出来,汤以后,兄终弟及的很多。所以,过去的人都说:“商之继统法,以弟及为主,而以子继辅之,无弟然后传子”。而父死子继的嫡长继承制则到周代产生。这种意见,王静安先生在《殷周制度论》中曾大加阐发,因此得到许多人的同意,要是仔细研究,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的。根据世系来看,除去汤以前和武乙以后,只有太甲、祖乙、武丁三宗是父子相承。这个现象,应该说是特例,这是基于政治原因而产生的。因为,他们在位的时间,国势强大,在位又久,所以才能父子相承。《尚书·无逸》云:昔在殷王中宗,严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惧,不敢荒宁,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其在高宗时,旧劳于外,爰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阴,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宁,嘉靖殷邦。至于大小,无时或怨,肆高宗之享国,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作其即位,爰积压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鳏寡,肆祖甲之享国,三十有三年。

中宗在位七十五年,高宗在位五十九年,祖甲在位三十三年,可见他们在位的时间都是很长久,这大概因为他们作得比较好,得到人民的拥护,而当时的王位又是在贵族中推举的,所以,他们在位的时间相当长。一般所谓殷代的兄终弟及,也是有问题的。例如,外壬、外丙,卜辞作卜壬、卜丙,这可能是当时母系继承还有浓厚的遗留,称母系为外家,已见于《尔雅·释亲》篇,可能它有很悠久的历史,由姊妹之子继,必须经过卜的决定。与此相对的,殷王有中丁、中壬等,可能这是父系继承,中表之称

[1][2]下一页

本文由蓝月亮免费资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